【杭州桑拿】我意已决,你別说了

 常见问题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7-03 11:07
通常我们会用事实来检验我们的原则。我们看到了事实后,可以 保留或修改我们的原则。但若从一开始便(先验地)假设原则是成立 的,并当作接受或拒绝事实的基础,这样的做法就是本末倒置,犯了 先验论谬误。
我们不需要透过你的望远镜去看,伽利略先生。我们知道不会超过7个天体。(真是目光短浅。)
事实和原则之间的关系是复杂的,我们需要某种原则,否则就没 有什么东西可以摆在事实的前面。这个谬误,却给予原则过于重要的 地位,而且不允许对它进行修改。它作出一个不受证据支持的无根据 推定,并摈斥与情况有关的证据。
所有的医生都为自己谋求利益。如果你真的将所有时间无偿奉献给工作,那我认为这里面一定有不为人知的利益。(我们还知道这个隐藏得不好的谬误。)
先验推理广泛应用于与事实不相关的信念。谬误像短毛刷,将凌 乱的事实扫到成见的地毯之下。对于决心在真实世界的尘埃中保持心房 干净的人,这是必备的家庭用品。将传说中的“我心意已决,别再用事 实蒙蔽我”(My mind is made up, don't confuse me with facts )镌刻在心中吧。
 
一个专利药物宣称病情的好转是其药效在起作用,而病情无法改 善是因为剂iii不足,我们或许不会觉得惊讶。我们可以不论其结果, 指出一些事实来支持这个药物。我们每天都能看到相同的宣传一对 海外贫穷国家的援助:如果有所发展,那表示援助有效;如果毫无进 展,那我们必须提供更多援助。这个方法赢了,而逻辑输了。
先验论谬误,也可以用来支持无视证据的先入为主的判断。如果 我们支持的政治人物在考试中作弊被逮到,或跟实习生发生不光彩的 事,那么这些都属于改善人格的情况。这些事锻造他、测试他,使他 成为适宜的公职候选人。当然,如果是其他人,他们会取消这些人的 公职资格。
既然西藏没有猫,那么这种有猫耳、猫尾、猫毛与猫须的动物 的出现,表明西藏的狗是非常厉害的演员。(不只如此,它们还可 以抓老鼠和从盘子里喝牛奶呢。)
借助先验论来摒除不可收拾的虚假之事,通常无利可图。毕竟你 的听者可能已经见识过了,但是你重新诠释这些事实,揭示这些事实 并非像它们看起来那样,听众反而真的会支持你的矛盾论点。
我仍然认为我所推荐的书是受欢迎的。当然,我并不否认这些 书是图书馆中借阅率最低的,但我认为这是这些书受欢迎的征 兆。你看,当一本书真的受欢迎时,读者会去购买或跟朋友借, 他们不会等到去图书馆借阅。(至少这样的谬误是受欢迎的。)